• 产品服务
  • 销售中心
  • 钢铁产品
  • 锻压机械
  • 水泥产品
  • 技术中心
  • 钢城印象
  • 大事记
  • 红色足迹
  • 文学艺术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发展篇
  • 案例篇
  • 体系篇
  • 公司公告
  • 招标公告
  • 评标结果
  • 供求信息
  • 其它信息
  • 人力资源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职工培训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历史沿革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理位置
  • 媒体出版物

    一根白发


    □薛慧波
    2019-06-18

    三十五岁的某个清晨,在镜子中无意发现一根白发。在浓密的乌丝中,它显得那么突兀却又那么羞涩,如同少女的心思一般藏也藏不住。当我把它拔下放在手心时,不禁喃喃自语:怎么我也有白发了?妈妈说:“白发而已,长了就长了呗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”是呀,我看着妈妈满头的白发,心疼的说不出话来。


    犹记得少年时,妈妈每天早早起床准备好早饭,就去邻居家挑水,然后回来浇菜、喂鸡。太阳光照得妈妈乌黑的头发闪闪发亮。我和哥哥屁颠屁颠地跟在妈妈身后,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快点长大。可从什么时候开始,妈妈渐渐老了,头发也由乌黑变成了缕缕雪白呢?是我离家读书的时候?是我参加工作的时候?还是我结婚成家之后呢?我心里一遍一遍地问自己,却越问越茫然。


    岁月无情地在她脸上留下了道道沟坎,那原本精神的双眸也稍显暗淡。我说:“妈,今天正好我休息,我给你染染头发吧。”妈妈说:“不过年不过节的,染啥染啊,染完还要长。”尽管如此,她还是把头发重新整理一番,麻利地坐到我的跟前,等着我给她染发。


    望着眼前被我逐渐染黑的白发,我的心一阵阵地发酸,更是一阵阵地发紧。妈妈的白发,每一根都描绘着岁月的沧桑,每一缕都充满了爱与关怀,永不褪色。